胶片的青春和面孔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©️MAYEPHOTO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是我在北京住8人宿舍时的室友

曾經有個同學,嫁給了一个有錢人,也不用工作,住着大别墅。有一天,她說她要找個地下室,找找從前住地下室的感覺

我不會再去玩膠片,事實上我從來沒有玩過膠片,用反轉片的時候都是商業攝影,裝在相機裡沒拍完的,又急需沖洗的膠卷,往往都拿來拍身邊熟悉的人

這張圖片就是拿相機裡剩餘的幾張膠片,在宿舍裡的台燈下拍的

若干年後,又看到這張曾經熟悉的面孔,影像還在,青春已逝,看他人仿佛看自己

再去找個8人的宿舍住一下,或再拿膠片拍張肖像

再倒退幾年,或許會吧